在飛雲之下 以為忘了的家
在耳裡說話 讓我別煩心那些痛與怕
半路上的我 穿上回憶和風沙

HoraceYan

© HoraceYan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實在沒忍住給一對cp相關gif點了推薦⋯⋯!畢竟能等到動畫化真的是活久見(淚目
因為原作小說連載已經是好幾年前,不禁想起以前等不及大陸版,為了緊追更新每個月都跑去旺角Animate苦苦等待台灣x川翻譯的日子,一個月一本等的好心焦哇。買到書了之後還會順手在街頭買個雞蛋仔啃回地鐵站門口,找同學寫寫作業就快樂回家了( ´▽`)以前能夠一個月回一次香港是很開心的事情。
其實我一直很喜歡豎版印刷的書,看似容易帶來習慣困擾,其實高注意度的成本很有利於進入劇情,加之港台版和內地版譯名的出入(說實話我覺得這個系列港台翻譯比較好,用原文英文比音譯好太多),實在是非常之有氛圍哇( ´▽`)
看到...

【港深港】Hurricane(上)

太長了!分了上下兩章。
題目之所以不叫Typhoon是因為我在聽Luke Comps的同名歌曲 

梁圳不出意外的被雷撕裂天空的聲音劈醒。 
低氣壓已經將他所見的天空支配了一整天,他根據以往經驗提早了一會下班,回家做完一整套事情後在十一點就上床入睡,甚至因為睡的比平常早而翻來覆去了一會,果然就在清晨被自然的吼叫炸的頭皮發麻。 
這次的颱風體量極大,明明還在東南亞的位置移動,深圳卻已經刮了一天一夜有如刀刃般的烈風。梁圳在把能做的做完了之後宣布全城進入備戰狀態,然後淡然的回了家迎接迦樓羅的降臨。 
天邊還未微明,他摸出放在枕邊的手機打開微信,昨天的消息還停在...

生生燈火明暗無輒
看著迂迴的傷痕卻不能為你做什麼

很難受,替家鄉君哭一會。

是,穗港深大三角2333

(探頭

大家好,我大概是100fo了!
真的謝謝大家!這句話總是說,大概看起來很沒誠意,但是真的謝謝qwq⋯⋯(鞠躬
然後就是⋯⋯有什麼大家想要的我可以回饋大家,想要問一問( ;´Д`)
比如說有沒有什麼想要的,點贊抽送之類的活動,廣/深/港的文創之類的
或者點梗(我只會寫新港深,對不起qwq)我努力的寫一寫
甚至是抽一人畫頭像什麼的⋯⋯(喂
我不知道怎麼樣才能回饋大家,所以想來問問大家有沒有什麼想法⋯⋯!!
謝謝大家迄今為止的愛!!ヽ(;▽;)ノ

帶嘎猴,我是猴瑞斯,今天是跨境學童∠( ᐛ 」∠)_

關於《幾年月》

我前所未有的寫了一篇大綱給《幾年月》(上次寫大綱還是《Just Say Goodbye》),寫完之後覺得有點慘不忍睹,決定大概告知一下大家我通過這篇文想要寫的東西。

這是一篇充滿著我的私心的文章,架空在了一個我熟悉卻並未經歷的場景中,整個故事裡發生的情節卻是有所耳聞或者真實遇上的。文中會出現的人與“城擬人”不同,更像是這個地方其中的某類普通人,這些性格特徵的人在這些地方隨處可見。

其中的一些東西我並不想給它附加什麼意義,我想要寫出來只是因為我想寫這個事情,想寫這些思維碰撞下給梁鵬深帶來的後果,不是想講道理,也不是試圖給這種事情的性質扣帽子或者是帶上什麼色彩。因此,我希望大家如果對這些代表著...

各大交流群轉了一圈
中山五停,廣州佛山珠海四停
深圳和香港還在堅持地下鐵路的運營
颱風當頭我竟然感覺自己吃到了糖(⋯⋯⋯⋯

(16:56 upd:深圳地鐵已經在13:00全部關閉,港鐵竟然還在維持有限度的運營,剛還是你港爹剛。)

梁圳

*閒來無事寫的,除了前五行其他都隨時會被我推翻,看個開心就好(。
*圳圳是圳圳,鵬深是鵬深。

英文名Leith Liang。
最常被稱呼為阿鵬。
外顯年齡22歲,174cm。
1979年3月5日出生。
生日為8月26日。
已經進入工作的年輕仔模樣,總體草系,耐看有點萌的顏。
技能樹:金融/信息工程/高新技術/生物科技。

好強。
主動加班,追求高效,遵守並擁護公共秩序。
工作時對自己人非常嚴苛,有脾氣,不好講話。
道德觀建立在效率之上,沒有強烈的是非傾向正義感,黑白通吃。
容忍並適應潛規則,但是大是大非不會讓步。
同老派知名城市比並不多麼天真爛漫,早早就當了成熟的大人,也是很圓滑的處事方式。
只是...

我意識到了一個問題:當我想要去寫其他AU,總是不可避免的出現ooc問題。
基於這個AU,我有很多情節想要在故事中呈現,但是當我寫到一半,我總是會覺得這會和兩位主角的實際經歷(或者說城市的歷史進程)有所衝突。這種情況在我心裡屬於一種ooc,並且很有可能是因為我個人在這種AU下的附加私設而ooc。
我非常的痛苦,可是我在這個AU中邏輯自洽,寫的比較開心(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