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谁都是有故事的人,谁都扛着一个不为人知的过往在人生的道路上踽踽独行。”
我不再去執著我是誰。

HoraceYan

© HoraceYan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充滿愧疚的近況報告

對不起,即使現在已經快12月,我還是要說我很忙……忙的算一算時間,做完這個作業我就要結課考了,結課考完就是選修課,選修課後又是期末考試,考完寒假就開始了……

最近基本沒有腦力和心思在作業以外的地方,文有寫但是斷斷續續,個人覺得自己的文字也改變了很多,唯一的閒暇就是打打遊戲和松某人嘮嗑嘮嗑,就連跟松某人嘮嗑我都好不動腦(喂。)能在空間看見我,是因為發空間不需要用腦……!∠( ᐛ 」∠)_因為前面還有好多個deadline在向自己逼近,好多專業思維還沒有養成,並不是忙到腳不沾地,而是完全靜不下心。

同時到了這個時期,加上有松某人的提點(?),發現了一些意識層面的自己不足的東...

More than neighbors!嘿嘿嘿嘿(˶‾᷄ ⁻̫ ‾᷅˵)

松枝Matsu:

嘉里自己人。难怪深圳zf给地给得这么爽快。


突然发现京基100和IFC有点配。


哎不说了以后就买前海嘉里的海景公寓了(闭嘴吧你买不起的

默默

不知道我在寫什麼=L=天天投身於繪畫創作,已經不會寫文了。

祝他生日快樂啦


#

我有一個朋友,我想講講我和他的故事。

我們先叫他阿深。

他實際上已經三十多歲,看起來卻和我差不多,比大學生老,比社會人年輕。心裡年齡繼承了這個風格,長短自如,變幻莫測。

我們折中一下,說他三十歲。

我並不是跟他一起長大,他走入我的生活十四年有餘。我們相互扶持,相互嘴賤,不同的是我小他大,他長驅向前,我默默陪伴。

但這不意味著我吐槽他的時候就會放過他。


#

阿深其實一言一行都很直男。

要不是我知道,不,要不是他的地盤上一千四百萬人都知道他喜歡一個人,大家都會以為他是個莽撞沒心思的...

來瞎大家的眼,玩了個城擬問卷23333

  1. 我是文手,畫畫不好看,這個問卷純粹畫了自己開心。實在不喜歡就不要勉強自己看下去啦。

  2. 我寫文的時候不會想著這裡面人的臉寫,可以當這些是一個新設定或者當作者是一個什麼都不會的城擬新人

  3. 字很醜,可能需要時間辨認,sorry_(´ཀ`」 ∠)_

  4. 性轉不會應用,純粹試水

  5. 新加坡是隨便畫的,沒想好終設

我城啊,我城啊
你在永恆中徜徉漂泊
承載著人們折斷自己的翅膀 將你一次次托起又沈寂了聲息

我是不是要走向和你一樣的命運?
如果是的話
被捏碎了羽翼 連殘骸都無法窺見你的燈火的我
有沒有那個奢侈的權利,在你的懷抱裡成為一介孤魂?

扯皮。
我的文字不是用技巧和練習堆起來的,相反,是靠緣份。之所以我更新更的這麼隨機,主要就是看我有沒有手感。
舉個例子的話,「滿城煙火」我用了一個晚上就寫完,「足印」斷斷續續集中了四天精力經歷成稿,「疲倦」則足足組織了一個月的語言,最後依然寫不下去。在「滿城煙火」差不多寫完的時候,我想起了「疲倦」,自暴自棄先發了出去,而「足印」一直在我的電腦裡(我一般用手機備忘錄寫文),在6/30的時候我想起了它,將細節補充完畢後也發了出去,達成了本人寫文生涯奇蹟的三連發。
我很多時候腦海裡會蹦出很多個哏,但有些寫著寫著思路就斷了,如果我要將它成型要花費很長很長的時間(比如「疲倦」)。很多時候我特別想寫文,我就努力...

有一句話我一定要說。

麻煩各位給別人寫賀文的時候。

能不能拿出給自己本命哪怕一半的心思。好好琢磨在這個時刻這個人的迷茫,他的想法,他眼中的未來,他在這一天說不出和說出的話。

tag簡直就沒辦法看了。